1分排列3-首页

                                                          来源:1分排列3-首页
                                                          发稿时间:2020-06-03 08:09:15

                                                          冰箱锁、家用氧气瓶防倒扶装置、消毒液瓶固定圈……近年来,夏龙须完成了20多项小革新、小发明。同事们遇到难题,都会想到请心灵手巧的夏龙须帮忙。

                                                          除了献血,在上海市闵行区七宝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运保科工作的夏龙须喜欢动脑筋。他“发明”的“移动紫外线消毒灯”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发挥了重要作用。据了解,疫情刚开始时,医院急需增加紫外线消毒灯,但因疫情影响,采购困难,夏龙须就找来废旧的移动输液架、移动的椅子底座、一米线立柱等,用擅长的电工技术将这些部件和紫外线灯管连接起来,在安装上定时器后就成了一个移动的紫外线消毒灯。这款移动紫外线消毒灯被“推广”用到了集中隔离点等,受到一线医护的好评。

                                                          截至6月1日24时,全省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596例(境外输入201例)。目前仍在院5例。

                                                          夏龙须为爱心献血屋制作的“试剂瓶防倒托”。 王亚东 摄

                                                          记者2日获悉,18年来,夏龙须无偿捐献全血16次累计5200毫升(捐献间隔期为6个月)、血小板225次累计314个治疗量(捐献间隔期为14天)。坚持定期献血救人的夏龙须说:“献到不能献为止”!

                                                          上海杀妻冰柜藏尸案: 宣判完毕女方母亲大喊"人渣"

                                                          据了解,从2005年开始,每天下班后,夏龙须便直接赶到爱心献血屋继续“上班”;从17点到21点,以及每个双休日全天10多个小时,夏龙须15年来在爱心献血屋累计志愿服务时间接近30000个小时。2005年,夏龙须申请加入了中国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希望有朝一日能以捐献造血干细胞的方式挽救他人生命。

                                                          夏龙须检查他发明的移动紫外线消毒灯。 王亚东 摄

                                                          2019年7月5日,上海高院二审认为,朱晓东有预谋地杀人,在杀害杨俪萍后的三个多月时间内,一直将杨俪萍尸体藏于家中其购买的冰柜内,期间朱晓东用杨俪萍的手机不断发微信、短信给杨的亲友,长期进行欺瞒;杀害杨俪萍后,当即将杨俪萍支付宝账户内的人民币4.5万元转入自己账户,又用杨俪萍的信用卡透支人民币10余万元,供自己到韩国、海南、南京各地旅游、挥霍;还用杨俪萍的身份证到酒店开房与异性约会。朱晓东的所作所为,反映了其自私、冷漠已经远远突破了人性的底线。朱晓东虽投案自首,但始终否认自己有预谋地杀人,未真诚认罪、悔罪,虽有自首情节,但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故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该案经最高人民法院复核,裁定核准对朱晓东的死刑判决。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5年12月31日,朱晓东与杨俪萍登记结婚,后共同居住于上海市虹口区某小区。案发前,二人因故产生矛盾。朱晓东先后购买了《死亡解剖台》等书籍和冰柜,并从工作单位离职。其间,杨俪萍亦以陪同朱晓东赴香港培训为由提出辞职,并于2016年10月14日正式离职。同月17日上午,朱晓东在家与杨俪萍发生争执,用手扼掐杨俪萍的颈部,致杨机械性窒息死亡。后朱晓东将杨俪萍的尸体用被套包裹,藏于家中阳台冰柜内。当日上午,朱晓东将杨俪萍支付宝账户中的人民币4.5万元转至自己账户,并在之后数月内大肆挥霍其与杨俪萍的钱财用于旅游、消费。2017年2月1日,朱晓东将其杀害杨俪萍一事告知父母,并在父母陪同下投案。